回转窑密封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回转窑密封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厉害了word姐四美之一景甜为新戏增重20斤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7:51:14 阅读: 来源:回转窑密封厂家

关于《长城》:没有合约没有承诺 先封闭训练6个月再说

2014年底,张艺谋积攒多时的回归之作《长城》,向景甜发出邀请。但这个“邀请”与以往不同,没有合约,没有承诺,只是把一个领军带队的女将军角色的“可能”推到她眼前,问她,愿意吗?她点头。那么,好,放下手头所有工作,离家万里完成历时半年的全封闭武打和表演训练,愿意吗?她再点头。又一个现实摆在眼前:你不是唯一的候选人,还有其他竞争者,但不会告诉你是谁,半年训练结束,再决定选不选你,依旧愿意吗?景甜再次接受了。

于是整整六个月,她消失在大多数人视野里。在美国集中训练那段时间,她甚至卸载了微信,和朋友断了联系,生活中只有“为《长城》封闭训练”这一件事。她踏踏实实把自己关在洛杉矶,日日不辍的规律训练,生生把自己从一介柳腰曼妙的姑娘,练成了一个铮铮铁骨的女汉。“胖了20斤,回来的时候108斤。增的全是肌肉。”

每天清晨即起,早餐之后7点半驱车两个小时去往演员训练工作室——那里是几乎所有好莱坞明星训练打戏的基地。上午四个小时的训练包括基础的肢体伸拉,后面慢慢要拿上电影里可能会用的所有道具、兵器:剑、长矛、绳、马……午饭后是表演课,从最基本的“解放天性”开始,还包括英文台词练习。“把自己打回原形,从零开始。”晚饭后是健身课,一直到入夜。

每天的训练视频都会实时传送回导演和制片人那里,用以探看这位当时的“备选”女演员时时刻刻的长进和成果。在这些清晰标注着每一天日期的视频里,我们几乎一时难以分辨出两个对打的人里,哪一个是景甜。她日日穿着朴素的紧身运动装,手里擎着2、3米长的特制替代道具长矛,一遍遍做着套路动作;或是在皮垫子上翻滚、起落;吊着简易威亚腾空、旋转。随着时间推移,她身材日渐健硕,天气也渐渐凉了,头发长了就随意扎成一个朝天的辫子,随着动作起伏散乱了,便任它散乱,运动服外套上了抓绒的毛衣,素得彻底。可以见得练习的动作难度在日渐加大,一次完成不好,她就一遍遍重复、温习。

关于幸运:是努力了好久才发出的光

几年前采访过景甜,她说自己很幸运。再问她同样的问题,她给出的答案依旧是“幸运”这两个字。这个说法太符合大众对景甜的印象了,出道合作过的演员如成龙、刘烨、张涵予等,签约美国CAA经纪公司,参演好莱坞电影《金刚:骷髅岛》、《环太平洋2》。

“幸运”是表象,人们都对它着了迷,以至于忘了问内里的真相:不需要解释的幸运人生,究竟是如何炼成的?对于这个问题,请各位务必记得这句话——“很多时候,我们以为的幸运,是别人努力了好久才发出的光”。

这在外人看来幸运的表象背后,景甜付出了什么?“真的只有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。”她用时下“洪荒少女”的名言打趣又严肃地说道。最初她看替身做动作示范,吊着威亚在半空中连着转三圈,“我以前以为这些是特技,根本不是演员自己能做的。”从不信,直到最后自己完成了,这样的过程,让她由衷叹服教练的本事,同时对自己生出信心。

整个训练过程,因为角色的悬而未决,亦让景甜经历了一场心理上的成长。最初她“受不了”,“想吃麻辣烫,想吃火锅,我住的地方什么中餐都没有。就想家,还哭,也可能是累的,只有我跟经纪人两个人,他每天开车带着我去上课。好几次回家的路上累得动弹不得的时候我就想,这事还没定呢,我就在那儿跟疯了一样的练,我是干什么呢?”她现在可以笑着讲出这些过往,当时当刻的难捱,却只能自己扛住。

日复一日地这般练着,时日久了,景甜竟也觉出一股来自内心深处的安宁和愉悦。“到最后一段时间,我开始变得特别开心。”起初身在异国的陌生和孤独感也开始消散幻化成宁静与生机。“从我拍戏开始,就是俗称‘出道’开始,就没有过这么一段安静的生活。在一个地方,谁也不认识,自己待着,我突然间觉得好适应,好享受,很喜欢!”当地地广人稀,晚上8点过后街上就没有什么声响了。她后来也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方式里,早晨5点多醒来,拉开窗帘看到街上跑步的人一个个似新生的骄阳。“科比不是说他见过清晨4点的纽约吗,景甜以后也可以说,自己见过清晨5点的洛杉矶了。”

景甜一边说着话,一边不自觉胡噜着裤腿,一不留神裤子撸到膝盖,一整片红肿袒露在眼前。怎么了?她没急着回答,而是满沙发摸手机,要给我们看照片,语气里说不清是骄傲还是悲哀。她是为了杂志拍摄专门和剧组请的假回北京,这段时间一直在横店拍摄新戏。照片里是前一天晚上在房间里接受治疗,两根银针直接穿过膝盖,看的人不忍。从幼时跳舞积攒下来的老伤,因着《长城》的训练加重,到拍摄时受伤彻底迸发,至今没有好利索,膝盖积水,严重时行走都有困难,必须接受这等程度和手段的康复治疗。

“他们都说像烤羊肉串,你看像不像?”她又开启自嘲模式。你以为她该是那种心里坚韧不拔嘴上咬死不认输的姑娘吧。“啊?我没有,我哭得可惨了。昨天晚上在治疗,我一直在哭,旁边人一直在笑……”

之前好长一段时间里,景甜都在和团队挣扎斗争一件事,“到底要不要对外诉苦”?同事教育她,你吃苦你也不说,你生病了打着点滴拍戏你也不说…… 但是景甜的回答却是:“去吃什么苦,这不是应该的吗,谁不苦?哪个演员不苦?” 景甜并非是活在玻璃罩里的花儿,世间残酷几何,她是见过并懂得的,不说,不代表不理解;不辩解,更非不曾受过伤害。她现在可以坦然说起过去,但姿态依旧是不设防的自持。

第一次看到关于自己的莫须有的负面报道,十多年前主演的《战国》上映时,她记得真切,当时正在外地录制一档综艺节目,录制前一天,宣传人员过来告诉她,你这几天千万不要去某一个网站,上面写了一篇很不好的报道,不要影响晚上工作的心情。“她都直接点名了,我肯定要看啊,看完我都崩溃了,什么煤老板男朋友……我在哪儿认识煤老板?各种编,‘内幕消息’,各种飘红大字,放在头条。我都崩溃了,为什么是我?你为什么这么说我?为了什么?我没做伤天害理的事……”

类似的疑惑与委屈盘绕她不少时日,是要时间攀扶着她一点点走下去,其中的道理才会一点点显影,“如果你因为看到了别人无中生有骂你的一件事,由此特别沮丧,特别难过,不就耽误了现在正在要做的事情吗?为什么要因为这些伤害到自己呢?不能求所有人都喜欢你,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她并不寄希望于人们把自己曾经以讹传讹的言论删掉,“你唯一能够改变的,只能是自己。他们想改变,自己就会改变了。”

拍《特殊身份》的时候,一起合作的甄子丹也正在经历网络暴力的攻击,压力大到“站在天台上都不行了”、“整个人都垮了”。两个人在一个高高的阳台上准备拍戏,他对景甜说,你知道吗?我现在特别想跳下去。“我说你别开玩笑。他在事业上这么成功,网上一个暴力就能这样,太可怕了。”是在这个过程里,景甜一点点意识到自己骨子里的那股硬气。让自己真正强大起来,意志如一样坚硬沉稳的武器,长到身体里。在残忍的光景里锻炼不言不说的本领。“我知道演员是要曝光,但我更知道演员要有作品,才能够真正证明自己。所谓的曝光,今天做这个新闻,明天怎么怎么样,可以有,可是现在我没时间做这些事,我也不喜欢打扰我正在做的更重要的事情,我就是这样一个性格。就这么长的人生,你还非要为了迎合谁,改变成什么样子?”

刚刚过去的28岁生日,景甜是在剧组度过的。她原先就和大家说好了,戏份太多拍摄周期太紧剧本都背不下来,没时间过生日。但不曾想,身边挚友专门从北京赶到横店,“瞒天过海”给她制造了惊喜,带着她最爱的红酒和鸭脖子去给她庆生,惹的她整晚一直在哭哭哭。惯常印象里,她该是那种什么都不缺的女孩子,怎得一个小小的生日惊喜,竟会让她这样感动。“我不是什么都不缺,也不是像大家想的养尊处优,养尊处优我还吃这些苦干嘛?”身边朋友都说,近些年景甜越活越像“老干部”,想法越发老派审慎,信仰自我奋斗,不为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后悔,不愿耽误每一个当下此刻。活得开明而侥幸。“人生在世都太不容易了,太累了,每个人都在努力,只不过各有各的幸运罢了。”

关于真实的景甜:西北女汉子、幽默段子手

于景甜而言,为《长城》而生的整整半年封闭训练,是一场巨大的变动与生长,也是一种事关“不动”的修炼。当生活变得简单到极致,外界的声音逐渐消散,自己要对自己说的话,才会开始聚拢。出乎意料的是,景甜竟然是一个特别会讲故事的人,手舞足蹈间,就能把事情讲得生动,而且随身携带“段子手”体质,是那种西北人憨实饱满的幽默感。

大家本来在认真地谈着“做演员到底应不应该在片场看监视器”这个严肃的专业话题,她参与期间先是直截了当表态,她自己不看,不看是因为信任导演的判断,同时不想因为看过监视器里的回放了,就过分在意自己某一些细节的表现而忽略了整体的表达。接下来她像忽然想起了什么,一拍手说,之前在拍摄电影《金刚》时,真的和当时新晋奥斯卡影后布丽讨论过这个问题,她说自己也从来不看。当时同组的演员还有大名鼎鼎的“抖森”,“我跟你说,抖森是条条都要看。我们在一个山上拍戏,帐篷和监视器都在山下面,他拍完一个镜头就一个人跑到下面,进帐篷看完,我们一队人都等着他,然后他再跑上山,再来,他就不嫌累。”“那每天这样岂不是会耗费很长时间……”“不会,他腿长,跑得快。”景甜话接得极快,屋子里的人都被逗笑,她自己还全然不知笑点在哪里,甚至也不知自己的有趣。

这份志趣,来自天然性格里的洒脱和这些年来心智上的放松。事实上,多年来,她都有意在每一个作品和角色里寻找成长的机会和突破自我的自觉。和成龙合作《警察故事》应可算是其中的代表。那时候她已经“厌倦”了别人因为她外表和名字对她保持的惯有印象,“好多人说我名字特别甜美,好像性格就也应该是那么娇气忸怩……我真不是这样的性格,我是比较男孩、比较直爽的性格,可能跟我是西北人有关系。”所以《警察故事》里,她过瘾地演到了一个叛逆的女孩,对父亲有怨恨,所以便要和他对着干,“偏要跟坏蛋好,偏要跟他在一起,就故意气你,这种叛逆,是一种反差。”生活中没有机会去施展的那个自我,可以在角色里得到表达,这对景甜来说,也是一种无声的施展。

她终究是爱表演的,起初爱表演带来的新鲜,后来渐渐认识到这门手艺的丰富复杂,就爱上了揣摩一个人物时的纠结与进退。自我与角色之间的进进出出,就像一滴墨落在清水里,一点点晕开,随气韵流动,沁出曲折崎岖的纹理。

聊天中,她很配合地接受采访,善意和微笑都那么真实。关于景甜的一切传说,你我不过是听听传闻罢了,那些真真假假的只字片语,像一道无形的墙,隔绝了我们对她的真实了解;而这次,我得到了一次看到她“内里”的机会,她的的落落大方,她的热情,她的随性自如,她的自信,她的自嘲,她的微笑都足够让人感受这份Girl Power的魅力所在。

本文来源于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。mingxing.com/news/101/301539001.html

广州能做三代试管的医院

郑州做试管什么时候去检查合适

郑州试管生孩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