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转窑密封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回转窑密封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附属医院十三楼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09-24 16:01:06 阅读: 来源:回转窑密封厂家

是夜。 附属医院手术科的科长夏默独自走在狭长的十三层病房的走廊上,这里安静的诡异,过堂风不时的撩起病房门的窗帘,给人心里一阵发毛的感觉,现在两旁的病房都已经空了。所有病人都转到了其他地方。因为从前两天开始,这里的病人都吵着要搬出这层楼,据说是这层楼一到晚上子夜时分,就能听见一种古怪的声音,这种声音仿佛是来自人们灵魂的颤抖。诱引出心底最原始恐惧的同时,又让人精神恍惚。像是一种具有魔力的声音,强有力的穿透进人体的大脑,滋生出无数恐惧的细胞,缓缓扩散、蔓延。

楼道里的灯因为这里没病人住的情况,早就关闭了,夏默借着月光看了看手上的时针和分针,现在正指着十二点的方向。夏默甩甩手,放松一下紧绷的心神,毕竟只要是个正常的人,在这种过分诡异,甚至诡谲的环境当中都会感到异常紧张。

“呼!”长出一口气,夏默挥舞着的手臂忽然停顿了一秒。然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。收回手臂再次看了看手上的表。 “咦?秒针居然没有走动。”夏默皱皱眉。有好奇的把手表放到耳边听了听。

“奇怪,秒针既然没有走动,可是怎么还会发出声音?” “滴-滴-滴-滴…………” 手表上传出的声音一下比一下快,一次比一次沉重。一声比一声尖锐。夏默感觉后背一股凉飕飕的寒意上用。吓得他赶紧拿开手表。耳边还回荡着刚刚那尖锐,直刺心灵的声音。恐惧。冷汗,在夏默身上混合流淌。 夏默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,暗骂一声,快步走到走廊的尽头,他觉得这里或许真的有些什么诡异的东西,要不是因为自己需要上来拿做手术的工具,他才不愿意来这个现在充满诡异纷说的十三楼。

一步一步,哒哒哒……脚步在走廊中清脆的响起,急促而絮乱。让夏默本就紧张的心陡然更紧了。因为——因为自己今晚明明穿的是拖鞋,怎么可能发出类似高跟鞋的脚步声?他停了下来,心提到嗓子眼,猛然间一个急转身。一道惨白的亮光划过夏默的瞳孔,迅速消失不见。 夏默瞪大了眼睛,嗓子仿佛堵住了,想喊什么,却没有喊出来,脚下没缘由的一软,整个身体居然向后倾倒。 “咚——”一声沉闷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楼层,夏默只感觉自己的头部撞击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,身体的知觉瞬间恢复了。 夏默爬起来,摸摸后脑勺,手上全是血,伴随着一股极为难闻的腥臭扑进他的鼻腔当中。

“妈的,真够倒霉的”夏默开始咒怨道。

忽然……

“夏科长,发生什么了,你没事吧!”一道甜美的的声音自夏默身后传来。

“谁?”夏默恐慌的回头。 一个身穿白色护士服的女孩背着小手一脸关切的站在夏默身后。

“哦!小英啊,我没事,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。你怎么上来了,你不是在十楼值班吗?”夏默长长松了一口气。来人是今晚在十楼值班的护士小英。

“哦,是这样的,院长刚刚打电话了,让我上来找您,说是让您赶紧去地下室一趟。他在那里等你。”

“地下室?那里不是太平间吗?这么大晚上的,院长跑到太平间干什么。”夏默有些疑惑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夏科长,你真的没事吗?我看你手上出血了,要不要我帮你?”小英一脸的关切,说着,缓缓的靠近夏默。 “哒哒哒……”高跟鞋在走廊上发出哒哒的声响。 夏默没来由的心头紧张起来,这脚步声,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。

“小英,没事,这点小伤不算什么?”夏默说着,摇摇有些疼痛的后脑勺,径直走到走廊的尽头,哪里是一扇门,也是这层楼的手术室。当他推开门时,阴冷的风扑面在他身边拂过,凉风让他感觉头脑一下子清醒很多了,回头看看小英。她面对着自己,双手背在身后。脸色在皎洁的月光映射下,惨白的有些异常。借着月光,夏默仿佛看见小英的嘴角居然缓缓上翘,那是在笑,一种诡计阴谋得逞般的笑。

“嘿嘿,夏科长,你还好吧!需不需要我扶你?”小英这道声音此刻居然完全变了。听上去根本不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,有些沙哑的粗狂略带着一丝戏谑。小英一步步走进手术室,终于伸出了藏在身后的双手,那是一双怎样的手,细长的手指上,镶嵌着一根根惨白的骨节,猩红的肌肉盘旋在骨节之上,这感觉就像被人生生剥去了手指上的皮肤一样。阴冷而又残忍的笑意遍布在小英的脸上。 夏默见到小英的这幅模样,脑子轰得发出一声炸响,头皮发麻,浑身一紧,不住的后退着。

“小……小英。不——你不是小英,你——你是谁?你想要干什么?”喉咙的干涩。让夏默感到自己此刻说话都很异常难受。他现在才想起当初修建住医院时,十三楼靠近手术室这边是没有留任何出口的,电梯和楼梯出口都修建走廊的另外一头,刚刚小英突兀的出现在自己身后,也就是手术室的这一头。她究竟是怎么上来的?还有,根据医院的规定,上班是不允许护士穿高跟鞋的。而小英却恰恰穿着。这一切的一切,让夏默一时间彻底清醒过来。小英从始至终都是假的!这个楼层真的存在诡异着令人诡异恐惧的东西!甚至是致命的东西!

“夏科长,你怎么了。要不要我扶你去地下室,去太平间里休息休息。”小英狠戾的声音。靠近退到墙角的夏默。滴着红色鲜血的双手缓缓朝夏默伸出。伴随着残忍得意的笑声,像是来自死亡的深渊。一点一点的将夏默吞噬进去。 “不,不要……”夏默吓得发软,没有丝毫挣扎反抗的力气,一双钢铁般坚硬冰冷的双手掐上了脖子, “啊——”夏默的惨叫声响起,回荡在整个十三楼,久久不曾散去。

只是夏默的没有看得的是,在手术门的后边,一身白色衣服的院长站在那里阴冷的笑着。瞳孔的深处,一丝丝血迹缓缓溢出。

“桀桀……桀桀……”

现在是午夜十二点,墙上的秒针在滴滴滴的转动着。那声音一下比一下快,一次比一次沉重,一声比一声尖锐。像是渗透进了人的灵魂深处。在这个时候,亲爱的读者们,你们想去哪?附属医院十三楼吗?

北京哪个医院专治牛皮癣

济南治疗白内障比较好的医院

郑州甲状腺医院哪家好

内蒙古男科医院咨询